红色历史的艺术表达需多元生动

9624
       红色历史的艺术表达需多元生动

      版画组画《新文化运动中的“浙江潮”》之一 代大权

        新时代,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应该如何做?这在中国美术界是一个需要凝聚各方使命感和艺术担当的重要课题。

        以我今年创作的一组版画作品《新文化运动中的“浙江潮”》为例,我想用更艺术、更审美甚至更活泼的形式来体现需要后人铭记的启蒙历史,让人们首先有兴趣,其次才是有兴致去认识那段历史。

        红色历史是中华文明发展的阶段节点,也是中国政治用光明照亮黑暗的过程手段,目的和结果必然是万众一心、国富民强。在当下,我们对红色历史的艺术化表达,需要有当代的表达方式,尤其是面向当代年青人,如果只是刻板地说教,往往可能引起排斥心理,或者令他们感到困惑、疏离。新时代、新要求,我们的艺术需要思考如何让艺术的表现更加多元生动,让红色历史更加深入人心,这是每位艺术家理应直面的创作要求。红色历史的艺术创作,如照片一样复刻写实不应该是唯一的艺术语言风格,宏大场面、群像展现也不应该是必须的艺术观照,每位艺术家都应该从自己独到的认知角度出发,以个性化、生动的表现语言和流畅舒展的画面审美,呈现更加适应当代人尤其是年青族群的读图心理、阅读习惯。如此,红色的历史才不会因沉重而难以“展翅飞翔”。

        这组《新文化运动中的“浙江潮”》组画,实际是一件四四方方的整幅画面,因寻求构图的视觉变化,而拆分成相互关联的四件作品,从四个不同的角度表现那段影响深远的历史。组图一是大潮涌动人心思变,强调历史动态,是时代背景,表现底层民众不满社会现状且鼓且呼。组图二重点表现邵飘萍,一个具有独立见解、敢以生命的代价去唤醒民众的报人,寸管之笔是他与军阀较量的武器,五尺身躯是他立足正义的精神载体。组图三表现的是革命女杰秋瑾,一个弱女子为改变社会黑暗迟滞的现状,以“大丈夫”的形象千秋永垂。组图四集中表现了陈独秀、李大钊、鲁迅等仁人志士,他们的命运不尽相同,但因思想与精神的契合而成为新文化运动的先驱。在画面形象的表达中,我想减少差异性,合并同类性,避免零乱感,让正面人物更自由自在,让反面人物压抑逼仄。此外,在强化历史主角的同时,我也考虑当时的氛围环境,画面语言色彩黑白分明、一目了然,力图让观众在关注这段历史的同时,随着画面视觉的过渡去品味人生的意义,去思考自身的价值,去肯定历史的进步。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东方美术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2009116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