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工艺美术双年展,再现“慢生活”的细腻

2

第五届中国当代工艺美术双年展近期在中国油画院美术馆展出,展览以“美好生活”为主题,展出作品334件/套,涉及玉雕、牙角骨雕、石雕、竹木雕、金属工艺、漆器漆艺、工艺首饰、陶瓷、文房等十一种类别,六大版块,复原了传统生活的方方面面,再现了“慢生活”的细腻、温暖与轻松。

此次中国工艺美术双年展,把那些渐行渐远,以青砖、黛瓦、飞檐、翘角,焚香、抚琴、煮茶、清供为代表的文化符号和记忆加以缀合和梳理,勾勒出一个优雅的,可以涤荡焦虑和陶冶性情的胜境,为人们在新的语境中提供借鉴,挖掘传统工艺美术的新营养和新价值。

此次工艺美术双年展选择了富有创造性的陈列布置方式,依照特定的情境逻辑,复现了具有温情的场景,重构富有诗意的栖居,让观者在历史的厚重感与传统的无尽魅力中穿行,汲取对自己有益的文化滋养。

展览作品,《颤断百宝嵌面条柜》,家具,李德伦展览的策划围绕工艺美术与寻常生活之间的紧密联系,设计了六个展示版块,包括“人和室雅”“耕读传家”“敬天法祖”“清赏雅玩”“锦绣兰阁”“圃院晴光”。这些版块精心地营造了具有特定情境的场域,模拟了传统生活中的厅堂、书房、斋堂、居室、庭院、休闲等六个具有典范意义的文化生活空间,通过这样的安排,使同处于一个空间中的工艺美术品,不像寻常的工艺美术作品展那样,相互独立,没有关联。工艺品与工艺品在空间中相互呼应,工艺品镶在墙上,挂在壁上,搁在柜中,相互衬托和支撑,在整体上形成一个富有节奏感,同时也是自洽的叙事情境。下面笔者仅就六个版块中所展示的部分精彩作品作一些介绍:

展览作品,《犀皮漆明式平头案》,漆器,林文锋一、人和室雅版块在中式住宅中,堂屋(新式民居中称为客厅)必不可少。它通常位于院落的正中,因此也是家庭起居和会客的重要场所,住宅中最热闹的地方。正所谓,室雅茶香客朋满,水软人和喜气多,堂屋摆设的桌椅案几和布置的字画屏风,往往反映了一家人的教养、观念、境遇以及处世的态度。因此展览中不乏体量感较大的家具,这些家具雕饰繁缛,造型稳重。当然也有比较简洁的家具,比如卢志江设计与制作的云裳式圈椅组合(两椅一几),这组家具的原材料为紫檀木,造型简洁、大方得多,几乎没有任何图案装饰,以造型取胜,扶手与壸门结构简化为纯粹的抽象几何造型,又不失庄重,它们的表面打磨得非常光滑,并将所有的棱角和转折面都做了圆转处理,圈椅、茶几中笔直的边条与柔和的回转奇妙地结合在一起,变得非常浑厚。也有一些介于繁缛与简洁之间的作品,比如陈兴所作包银交椅,陈勤立制作的剔犀水纹六页屏风,在灵巧之中透着雅致,也非常耐看。

《云裳明式圈椅》,紫檀木,卢志江

《隐》,紫砂壶,堵江涛个别家具的创作者显然在出新层面动了不少心思,比如褚定江创作的紫檀“一根藤和合宝座”,工艺师通过巧妙的设计,把扶手与椅背雕刻成采用一根藤条缠绕和编织而成,形成左右对称同时又空灵的视觉效果,宝座椅背正中镶嵌一块白玉,上有若隐若现的薄意童子嬉戏图。椅子座面采用了真实的藤编铺成,整件作品看起来比通常的宝座更为轻巧,富有新意。

《平安富贵》,玉雕,王冠军、王赵辉、王赵琦还有一件作品名叫《平安富贵》,顾名思义表达的是一个传统主题,但是它的表现手法有点特别。如果不仔细加以甄别,真的很难区别它是何种材质。这件作品为俏色玉雕,尺寸不大,通高33厘米,最大径21厘米。作品利用了玉质大部分为灰色的特点,把它琢成瓶身,同时把上面部分的赭红色区域琢制成蝙蝠、蝴蝶、果粒、菊花和落在花枝上并用翅膀来平衡身体的鸟儿,通过这种处理,形成作品张弛有度,密不可透风,疏可走马的节奏感,为了形成呼应,作者还在旁边另置一组假山石,上面刻回身立鸟和兰花。明代以前,堂屋内座椅的布置尚无规律,但主人座椅位置后面通常会置放一扇屏风加以衬托;入清以后,堂屋内家具的摆放开始沿中轴线对称分布,呈现出威严的秩序感和庄重感。二、耕读传家

书房是住宅中优雅、宁静的处所,是书写、阅读、焚香抚琴和品鉴文玩之处,是中国人陶冶性情,修身养性的幽谷。传统书房是一个实用性与仪式感并重的文人自娱空间,现代书房同时还是办公室在家中的延伸,从做人到谋生,“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书房在当代的意义变得更为多元。传统书房笔墨纸砚不可少,还有多宝阁、书案、琴棋等用具,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器物莫过于笔筒,竹雕、石刻、木制或者漆绘者比比皆是,因为尺寸适宜,因此各种工艺技法都可以在上面获得施展空间,从薄意到多层雕刻,从镂空到彩绘,从平面到立体,应有尽有。

《打渔归家》,竹雕,王新明洪建华所创作的竹雕笔筒是本次展览中比较独特的一件。该笔筒所选用的原材料为生长时遭到意外而开裂的毛竹,作者在创作时,充分利用了裂缝,把它处理成一件卷曲的画卷,从裂隙的内侧开始雕刻了主仆二人携琴外出以及丘壑山峦、松竹流云等形象。该作品利用残次、破损原材料创作工艺美术作品的典型。书房中的用具不少,还有乌铜尺、座屏、承盘、羊皮纸、画缸等,书房的器物本身都有把玩之物的特点,因此在纹饰、选材、做工等方面都会别具特色。

《四喜》,陶瓷,林似钦

《香筒》,黄杨木雕,张红云三、敬天法祖祖宗家法在古代中国有着极为重要的社会地位,数千年来,华夏大地一直流传着敬奉上天,同时祭祀祖先,祈求天神与祖先的福泽庇佑,并效法祖先的懿德嘉行、家风家法行事。现代宗祠和祭祀场所往往也是族人聚会、活动、交流以及处理族内事务的公共活动空间,其建筑集木作、石雕与砖雕艺术于一身,成为当地的文化名片。

在展览中,这部分的作品多以青铜器和景泰蓝器物居多。斑铜这种材料在工艺中比较特别,属于原生的天然材料,而不是经过冶炼得到的金属材料,斑铜经过捶打,可以制成非常薄而且带有斑纹的铜片,以此制成的器物外观因此显得非常地典雅和古朴。对于明清的宫廷来说,可能景泰蓝器是最好的祭祀祖先的礼器之一。

四、清赏雅玩

雅玩之器,往往具有浓厚的文化价值、历史价值,尤其是那些古代名人使用过的如意,以及玉雕、山子等文化用品,不仅流传有序,还反映了收藏者的修养与气质。这些器物或兼具一定的实用性,或纯粹只有赏玩之价值,但它们都承载着中国人的精神寄托和美好愿望,因此也可以装点居住空间。

展厅中,雅玩部分雕漆制作的作品较多。殷秀云创作的雕漆作品八方如意捧盒是其中较有代表性的,作品直径40厘米,高20厘米,通体密布两层图案,底层均布规则的回纹,盒盖周边与侧边镶以细密的回纹和规整的图案,盖面的图案分为中心与环带状两组图案。中心部分是一团紧致的团花,桃叶和桃花交织在一起,枝叶间隐藏着蝙蝠图案。围绕着团花,刻有葫芦、团扇、鱼鼓、宝剑、莲花、花篮、横笛和阴阳板八种具有吉祥寓意,象征八仙法器(又称道家八宝)和八仙的图案,它是家具中非常多见的图案。

《寿星》,黄杨木雕,邓宇荣邓宇荣的黄杨木雕《寿星》虽然刻了很多细节,拐杖、桃枝、仙鹤、梅花鹿、葫芦、童子等,却整而不碎。寿星头部的隆起是一个亮点,带着观者的视线往下走,然后又由鹤鹿的动作引向寿星的头部,处理得相当高明。郑胜宁创作的木雕《弯刀》收放自如,脸部细节非常传神,人物所戴的斗笠上排列齐整的细小孔眼与简括的褶皱形成鲜明的对比。把玩之物长于纤巧,喻立新所作转心瓶,高91厘米,直径29厘米,分内外两层,完全分离,内层可以任意旋转,外层作镂空雕刻处理,整体构思极为精彩。此外,如姚晨阳创作的木雕《一带一路-商途》,顾启望创作的《翻黄八角博古盒(八仙过海)》,都各具特色,可观又适用。

《一带一路-商途》,木雕,姚晨阳

《转心瓶》,木雕,喻立新五、锦绣兰阁卧房作为起居空间,具有私密的特性,中国人往往会选择或实用、或精致考究的器具精心布置,营造最佳的休息氛围。卧室内摆放的家具既有陈设性质的,也有收纳性质的,以后者为主。传统卧室强调舒适、温馨,以女子闺房为最,闺房同时也是女子做女红、研习礼仪之所,更是讲究到极致。其中,刺绣作品素来是闺阁中最重要的作品。

张美芳、张帆合作完成的刺绣作品《森林之歌》为四幅一组的组画作品,选用了常沙娜创作的来自敦煌壁画元素的手稿,每件作品的主体均由一组象征吉祥的动物以及一株左右对称的花树组成。这些动物包括翼马、梅花鹿、盘羊、大角鹿。画面语言清新,以点、线、面组合而成,富有韵律感,装饰性极强。当然闺阁中少不了各种首饰、挂坠,以及收纳物什的奁盒等,它们都聚集了精湛的工艺,成为一时之最。

《纯金掐丝烧蓝转心瓶耳饰》,首饰,马董牛六、圃院晴光中式园林深受绘画、诗词和文学的影响,典型的花园,即便是最为小巧的圃院,也带有浓厚的感情色彩,意境幽深。“景无情不发,情无景不生”,在庭前屋后辟出一隅,模仿自然山水,小中见大,虚中有实,林石掩映,把全然对立的因素穿插分布,浑然一体。而在园林中摆放石雕则是常见的情形。寿山石雕刻在中国的工艺石雕中属于一个大类,出了很多杰出的工艺美术师,因此此类型的精品也较多。

《筑梦秋林》,寿山芙蓉石镂空雕,刘丹明展览中刘丹明创作的《筑梦秋林》便是其中的一件,作品以悬挂在白玉兰树的鸟笼为中心镂空雕刻而成,但不同于常见的寿山石镂空雕,这件作品中的鸟笼在白玉兰树的掩映下没有那种束缚自由的压抑,而更像是隐映在丛林的建筑身影。作品左下角的菊花和顶部的几只小鸟,也很精巧,整件作品浑然天成,不可多得。

《脱胎赤宝天球瓶》,漆器,叶凌、洪兆惠、洪玲.展览的六大版块复原了传统生活的方方面面,再现了“慢生活”的细腻、温暖与轻松。此次中国工艺美术双年展,把那些渐行渐远,以青砖、黛瓦、飞檐、翘角,焚香、抚琴、煮茶、清供为代表的文化符号和记忆加以缀合和梳理,勾勒出一个优雅的,可以涤荡焦虑和陶冶性情的胜境,为人们在新的语境中提供借鉴,挖掘传统工艺美术的新营养和新价值。(作者系第五届中国当代工艺美术双年展策展人,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研究员。)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东方美术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2009116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