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秘品鉴|乘鹤之乐与忧

1028

《人生快意 · 乐事百图》之三十六 · 乘鹤

吴浩 乘鹤 46cmx35cm 纸本设色 2019年

款识: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己亥秋日,吴浩写。

《人生快意 · 乐事百图》之三十六 · 乘鹤(局部)

乘   鹤

    南北朝时有两本书都叫《述异记》,一本是南朝齐大数学家祖冲之所著,另一本由南朝梁任昉所著,只是祖冲之的《述异记》后来失传了,我们见到的完整《述异记》是任昉所著,在这本书里最早记载了仙人子安乘鹤飞升的故事,《南齐书·州郡志下》也有类似记载:“夏口城据黄鹄矶,世传仙人子安乘黄鹄过此上也。边江峻险,楼橹高危,瞰临沔汉”。

《人生快意 · 乐事百图》之三十六 · 乘鹤(局部)

    还有传说曾有道士在辛氏酒店的墙上画一只会跳舞的黄鹤,店家生意因此大为兴隆。十年后道士重来,用笛声招下黄鹤,乘鹤飞去,辛氏遂出资建楼,便是后来的黄鹤楼。至于这个仙人子安,有的说是三国名臣费祎,好事者还在楼边建了费祎亭以纪其事,也有人考证说仙人子安本来姓窦,江夏人,性灵异,去世入葬后,一只黄鹤飞来停在他家门前的大树上,频频呼喊“窦子安”的姓名。窦子安真的出现了,他跨着鹤在屋顶盘旋几圈后向西飘然而去。据西汉《列仙传 陵阳子明传》记载:

    “陵阳子明者,铚(临涣)乡人也。好钓鱼于旋溪。钓得白龙,子明惊,解钩拜而放之。后得白鱼,腹中有书,教子明服食之法。子明遂上黃山,采五石脂,沸水而服之。三年,龙来迎去,止陵阳山上百余年,山去地千余丈。大呼(山)下人,令上山半,告言溪中。子安当来,问子明钓车在否。后二十余年,子安死,人取葬石山下。有黄鹤来,栖其塚边树上,鸣呼子安云:陵阳垂钓,白龙衔钩。终获瑞鱼,灵述是修。五石溉水,腾山乘虯。子安果没,鸣鹤何求。”

    大诗人李白在《登敬亭南望怀古赠窦主薄》中写道:“溪流琴高水,石耸麻姑坛。白龙降陵阳,黄鹤呼子安。"

 《人生快意 · 乐事百图》之三十六 · 乘鹤(局部)

仙人子安乘鹤而去的故事,是到了公元751年的时候,被一个叫崔颢的诗人用一首诗带进了中国文学史的殿堂而流传千古,这便是他的《黄鹤楼》: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盛唐是诗人的黄金时代,因此诗家辈出。即使像李白这样的诗仙也有三思难落笔的时候,那就是当他登上黄鹤楼、看到崔颢题诗的那个瞬间,这首诗实在太完美了,沈德潜《唐诗别裁》评云:“意得象先,神行语外,纵笔写去,遂擅千古之奇。”是真解者。崔颢用这首诗彻底洗刷了他好赌好色、有才无品的恶名,实现了他人生的自我救赎,试想李邕假如看到这首诗也应该对崔颢刮目相看,可惜那时候他已经冤死狱中4年了。

    这首诗还留下了一件人生乐事——乘鹤。注意是乘鹤,不是驾鹤,“驾鹤”一般与“西去”连署,本来与乘鹤意思相同,但在使用过程中,逐步成为人死去的讳饰,而乘鹤则偏重于成仙飞升的意思。至于所乘之鹤,画家一般喜欢画成风度蹁跹的丹顶鹤,尽管丹顶鹤不是黄色的。有人考证所谓的黄鹤应该是天鹅,因为黄鹤楼因黄鹄山而得名,黄鹄就是天鹅,试想一下一位仙人坐下骑着嫩黄的天鹅,是不是感觉很卡通?本来就是文学性很强的故事,非得把生物学扯进来,未免煞风景。

《人生快意 · 乐事百图》之三十六 · 乘鹤(局部)

    说到鹤,立刻让人感觉仙气十足,因此古人将其列入仙禽,称仙鹤,立刻就变得高大尚起来。清朝一品文官的补子用的就是仙鹤的图案,宋朝大诗人林逋“梅妻鹤子”以标榜其高洁,清代的邓石如养过一对鹤,据说年龄有130岁。一日,雌鹤死去了,仅隔十几天后,邓石如的发妻沈氏也去世了。邓伤心至极,雄鹤也孤鸣不已,从此人与鹤相依为命。因不忍看孤鹤悲戚,邓于是择地集贤关佛寺,将鹤寄养僧舍中。从此,他担粮饲鹤,三十里往返,每月坚持不懈。忽一日,正在扬州大明寺小住的他得到传报,雄鹤被安庆知府看中,抓回了府中。他即刻修书给知府陈情索鹤,即著名的《陈寄鹤书》。文章写得哀婉动人,知府接书,不日将鹤送还。林逋和邓石如养鹤而爱之,以鹤心自喻,是与鹤精神层面之交流,较之乘骑而遨游,似又有一进境。

    明代文彭刻过一方“琴罢倚松玩鹤”的印章,记述的应该是一件雅事,唐朝的李商隐《义山杂纂》,列举过一些杀风景的事,包括清泉濯足,花下晒裈,背山起楼,烧琴煮鹤,对花啜茶,松下喝道。想来古人的生活里与鹤有关的事很多,有好有坏,再多想一步,乘鹤的是个好人,必然风雅得趣如法快哉,倘若是个俗人、坏人?应该也是件煞风景的事儿,不说也罢。

己亥秋徐衔识于畹读窠
( 绘画:吴浩   本期文字:徐衔   编辑:周宇   张凯 )

编者按:吴浩先生用其诙谐的笔调阐述了我们对待人生可以采取的多个态度。闲适、自在、乐观、豁达是积极的生活方式。人生就是一场修行,修行到了“看一切人都是好人,一切事都是好事”的时候,就会发现生活中喜悦无处不在。吴浩先生作《人生快意 · 乐事百图》,堪称是一个大工程。一件作品讲一个故事,100张画需要两年完成。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慢慢等侍,慢慢品味,与您共度这段美好的时光。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东方美术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2009116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