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仁双年展之安仁密码(组图)

9642

安仁双年展之于安仁古镇,之于华侨城,如果简单用“文化搭台”来评价,那就LOW了。作为华侨城城镇化战略的其中一环,安仁打动华侨城的不是地理位置,而是其深厚的文化底蕴。

在成都安仁华侨城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乔晓燕和成都安仁华侨城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党支部书记向雪松眼里,安仁遗存的27座公馆,是安仁东西文化融合的见证者。而在百年之前,安仁更是已经打上“摩登安仁”、“西南小外滩”的标签。这些标签,如同“中国唯一博物馆小镇”、安仁双年展一样,已经被华侨城的城镇化战略烙在了这个正在重新焕发独特魅力的西南小镇的基因里,并成为解锁安仁的密码。

安仁古镇

乔晓燕:期待安仁双年展融入更多“安仁文化”

Q:如何看待两届双年展之间的关系?

乔晓燕:在我们看来,两届安仁展之间既是文化传承与延续,也是新旧碰撞之后的创新与发展,且融合安仁特色,打造了一系列传承巴蜀文明,弘扬天府文化的优秀艺术作品,描绘具有安仁特色的世界艺术。

首届双年展以“今日之往昔”为主题,展出来自18个国家和地区的189位艺术家的艺术作品,其中,“十字街头”、“四川故事”等展览单元,演绎安仁传奇故事,打开安仁艺术之门,和鸣安仁品牌新生,受到500多家海外媒体争先报道,引起了业内广泛关注,还斩获了《国家美术》“第九届全球华人金星奖年度十大展览”殊荣;而第二届双年展以“共同的神话”为主题,延续上一届的在地性,并更加强调年轻化,通过艺术家中外文化的交融碰撞,呈现一个融合多元的“艺术新世界”。展览上,在我们南岸美村分展区举办的“第二届双年展乡建艺术特别展”,展现大美乡村,彰显安仁浓厚文化底蕴,助力安仁文博文创大发展。

第二届安仁双年展开幕式现场

Q:如果还有后续的双年展,你们会有什么样的期待?

乔晓燕:对于后续的双年展,我们也有更多的期待。期待在艺术形式方面,有更加多元、创新的作品在我们安仁双年展这个艺术平台上展示;期待安仁双年展汇聚更多优秀艺术家,让安仁成为他们创作、交流及展示的艺术殿堂;期待安仁双年展的艺术作品更加深入的结合安仁文化,让具有“安仁特色”的艺术成为安仁双年展的又一标签。我们也会在一步步的探索与实践中,与多方合作,努力得为大家带来更加丰满、更加高质量的安仁双年展,助力安仁双年展站上新的艺术巅峰。

展览现场

Q:安仁双年展对于安仁古镇、对华侨城的意义在哪里?

乔晓燕:如今的安仁双年展,成为安仁古镇一大IP活动,增强了安仁艺术氛围,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精神追求,更通过文化艺术激发古镇新生,让安仁华侨城创意文化园能够带着历史温度展现安仁艺术,助力安仁·中国文博文创产业功能区发展,为安仁构建了一个多元化、国际化的艺术交流平台,极大的提升了古镇的知名度,让安仁这个名字站上了世界的舞台,并以公共艺术介入新型城镇化建设,为当代艺术的社会介入与跨学科实践提供了鲜活的“安仁样本”。

安仁双年展与我们华侨城在安仁打造的华公馆、《今时今日安仁》大型公馆沉浸式体验剧、国家宝藏线下体验馆、威士忌博物馆、咖啡博物馆、锦绣安仁花卉公园等其他项目联动,助力安仁树立世界博物馆小镇、国家级文旅示范小镇、国际文化旅游目的地、国家文创文博产业功能区、国家新型城镇化示范区的长远目标。其中,在今时今日安仁思想空间,民国生活动态博物馆、公馆文化探秘游戏、公馆映像幻境、摩登生活馆,将在此全时空交相生发,形成道地文化丰富、与时代通联、跨界多元的文化消费体验。未来,大匠之门文化中心、5A级游客中心廖维公馆、溪地阿兰若精品民宿、林盘庄园田园综合体、乡苑酒店、艺术公舍等业态等将在崭新安仁呈现,推动安仁向世界博物馆小镇、新型城镇化示范区、乡村振兴样板间的目标更近一步。

而对于华侨城来说,安仁双年展的植入,跨界整合我们华侨城集团产业发展资源与OCAT当代艺术“火种”资源,为更多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和名村的文创、农创和科创提供“安仁火种”,成为华侨城一个具有引领作用的典范。

展览现场

向雪松:城镇化要基于本土文化

Q:古镇开发是当下中国城镇化的重要版图。你怎么看安仁古镇的现状?因为如果把古镇开发比作一场战争,全国范围内,“阵亡”的古镇不在少数。

向雪松:安仁是一个新型的探索性项目,在真正意义上,安仁还叫不上成功。从2016年至今,我们持续的在做一些创新和探索,成功经验有,失败教训也不少,我们希望安仁可以成为华侨城在探索新型城镇化先行的“样板间”,并研发出一些城镇化的新文旅项目。安仁不同于华侨城此前做的旅游地产项目,无法像在一些核心城市,打造类似“欢乐谷”这样的项目,并配套相应的商业和地产。我们借助城镇化开发之后,基于古镇原来的历史和本底,综合考虑文化的在地性,以及产品的创新性,从而达成新文旅项目的尝试。

展览现场

安仁双年展,基于在刘氏庄园和建川美术馆两个4A级景点,以及老街的三角地带,串联这几个景点之间闲置的老厂房,希望改造建筑,留存每个时代的记忆,实现文化内容的植入,从而带动这个区域整体的发展,改变安仁原本比较陈旧的旅游文化资源,让安仁的游客解构产生新的变化,同时也让当地的老百姓也能享受到像中心城市一样,根植于精神层面、愉悦的文化感受。

城镇化是一个漫长而艰辛的路。安仁目前虽然已经有一定的影响力,但它不能简单的和乌镇,和一些北方工业城镇一体化的古镇相比。我们并没有打造一个围墙,去修一个景区,而是考虑到和当地政府、老百姓的融合。

展览现场

Q:在城镇化战略中,很多都是文化+旅游。在这个过程中,文化的作用改怎么发挥?文化是工具,还是成果?

向雪松:准确来说,文化是城镇化的内核和灵魂。开放小镇要避免千篇一律、千镇一面,就是要发现这个地方独特的文化属性。城镇化,要基于本土文化,要考虑文化的在地性。

很多人问我,安仁双年展和当地文化有什么样的关系?在百年之前,在“摩登安仁”、“西南小外滩”的时代,遗存的27座公馆,就是中西方文化融合的最好见证。安仁和当代艺术,在基因上,是契合的,不是我们生拉硬搬的搬一个东西到安仁。第一届安仁双年展“今日之往昔”,它讨论的是时间的问题,本届安仁双年展“共同的神话”,它讨论的是全球化,东西方融合的问题,人类命运和文化共同体的主题。其实,每一个主题和作品的征集,都考虑到和当地文化的高度融合。

展览现场

Q:最后一个问题,在你看来,城乡社区发展的核心是什么?

向雪松:核心是人。比如你做一个旅游小镇,实现产业结构的变化,带来的是旅游人口;如果做得是旅游地产项目,你带来的是旅居人口。

为什么要关注人呢?只有这个地方产业结构产生变化,你的人口结构才会产生变化。人口结构产生变化,你才能构建这个地方的产业生态,和社区生态。我们一直在设想,构建一个社区融合生态发展的文明集群,去房地产化的构建一个社区。这个社区空间是美的,人的品味和素质是高的,人与人之间是和谐共处的,这种社区发展的理念,才是我们未来要追求的方向。

后记:今天的安仁,正在慢慢成为华侨城希望成为的那个安仁。曾经的“摩登安仁”、“西南小外滩”现在贴着“中国唯一的博物馆小镇”等标签,吸引了一波又一波的游客。幸运的是,安仁没有成为我们认为的中国很多小镇千篇一律的样子——一样的街道,一样的小吃,一样的小商品……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华侨城高度重视了本土文化,让文化并不是仅仅成为一个工具,而是内涵。很期待,整个安仁的发展可以真正提升到“社区美学”的那一刻。那时的安仁,该有多美?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东方美术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200911692号